子博客Normal Land

吉他,报纸,灰色的街

       婉转吉他声,掺杂着迂回环绕的音调。

       那个人伫在灰色的街边,不知道要将乐曲弹给谁听。大开口的琴盒的红色里衬暴露无疑,躺着有几块金属,有几张纸片。

       弹奏者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末梢邋遢地堆在肩膀上,路人像虚幻无形的影像般从眼前一晃而过,他们和那位琴手相互无视着,偶尔会有穿着平整西服袖口的手往给琴盒投食般掷出几个币子儿。

       云天一色,灰得模糊又遥远,楼人一色,灰得清晰又无神。那个金发的琴手低垂着睫毛,鼻中哼出若隐若现的音调。肌肉的线条一直包覆到手指,起落的手指拨挑着一根根紧绷的细线,奏出强力的震颤与清脆。牛仔裤脚皱巴巴地堆在打着节奏的脚踝上,廉价拖鞋发出又扁又响的声音。

       就在这时,一个路过的男人停下了脚步。

       男人手里攥着一卷黑白报纸,胸口口袋里的一朵硕大的玫瑰像在滴血,颜色红得就像是那男人的眼睛。

       男人停滞的脚步朝向了那个琴手,琴手也将提起的琴头垂了下来。

       “真是好曲子。”

       男人看着他,朱红的视线直直扎向琴手湛蓝的眼,琴手撑起嘴角一笑:

       “谢谢。”

       男人微微一点头,便转身离去,风衣的尾摆划出大大的弧线。

       被红色所打碎的灰色又在琴手的眼里生长回来,蒙蔽了他的视野。琴手便再度垂下睫毛,用手上的细弦来生活在这世界里。

 

       婉转的吉他声,这天的曲调有点刺激和沉冷。

       那个男人又迎面迈步而来,手中依旧攥着一卷黑白报纸,标题皱在手里。

       他停在了那个琴手面前:

       “今天的曲子有点不一样。”

       “是的,因为是想着你写的。”

       琴手回答。

       “为什么要想着我?”

       “因为你和这个世界的颜色不一样。”

       男人微微一点头,便再度转身离去,风衣的尾摆划出了大大的弧线。

       琴手的眼神却贪恋着那线红色,追随着那背影而延伸到街头去。

 

       婉转的吉他声,今天的天晃过一线湛蓝。

       琴手端着吉他,演奏得轻快又哀伤。

       不知何时,男人已经站在了他面前,手中的报纸垂在他的腿边:

       “今天的曲子又有些不一样。”

       “是的,因为是想着你写的。”

       琴手回答。

       “昨天的我和前的我难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不,不是的,是因为你,所以世界不一样了。”

       男人微微一点头,便再度转身离去,风衣的尾摆微弱地摇晃。

       琴手的眼神陷进一海忧愁,他远远地看向男人离去的方向。

 

       婉转的吉他声,今天沉稳又舒缓。

       以往灰压压的人群,如今一个也找不着了。

       琴手缓缓地摇晃着脑袋,嘴角展露着满足的微笑。用手指抚摩着弦线的尖锐与抖颤。

       就在这时,男人攥着报纸而来,锃亮的黑皮靴和血红色的眼睛一同闪着光亮:

       “今天的曲子更加不一样了。”

       “是的,因为是想着你的写的。”

       琴手回答。

       “这个世界难道是又变化了吗?”

       “不,是因为你,所以我变得不一样了。”

       听了这个回答,男人微微一点头,没有转身离去,风衣的尾摆静静地垂着。

       琴手湛蓝的眼睛紧紧地捕捉着那抹明亮的红色。

       那朱红色充斥了他那时的生命。

 

       婉转的吉他声,今天在街角沉默着。

       琴手寂静地坐在角落里,手中握着冰冷的琴杆。他湛蓝的双眼空旷地看着已经没有任何色彩的世界。

       男人微微一点头,便再度转身离去,风衣的尾摆划出了大大的弧线。

       剩下琴手安静地看着满是灰尘渣滓的石砖地面。

 

       婉转的吉他声,今天并没有响起。

       男人伫立在空荡荡的街角,静静地看向那堵冷冷的墙。

 

       婉转的吉他声,今天也是噤声屏着息的。

       一股灰色的风代替了那琴手手中的音色,呼号着卷掠过涂满灰色的街角。

       一张黑白相间的报纸也被从马路涯子上粗暴地吹卷起来,字迹在纸身上皱成一团又一团,待它飘忽着落下,便被人们来回踩贱。

       男人没有到来,所以男人没有离开。

 

       有个驼背的流浪汉拾起了那团皱在一起的报纸,用粗糙开裂的手掌将其轻轻展平。

       歪曲的字迹上面简陋地描述着男人被警察击毙的消息,而琴手灰色的脸被歪扭着印刷在一旁。

       流浪汉将其收进了自己的破烂里,一晃一晃蹒跚着向街头跌去。

评论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