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飞机上的思考

*这是一篇毫无文采,在飞机上用手机备忘录打的,我自己解释我自己三观的极其之长的文章。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没有矛盾的人,所以我才乐于在诗歌文章里处处以矛盾来讽刺世界,但是我刚才读哲学相关书籍的时候发现有点问题所以来理一理。之前还用唯心主义在面点王和基友开玩笑说一根羊肉串其实是一根魔杖,认为“我思故我在”是绝对正义的我其实是信仰神经科学的机械唯物主义者。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我自己的看法是,我对科学的信仰源于我主观意识上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其实我任何从“客观”或“科学”角度思考问题的时候前面都会加上两个字“假设”,“假设客观世界存在且以这种科学方式存在那么……”再进行这样的思考。我以唯心主义的角度假设唯物主义的世界,但是因为唯物主义只是个假设所以并不会干扰到唯心主义绝对存在的立场,所以本质上我还是唯心主义者。在惯例的假设下,我完全不相信自由意志,我的精神是完全基于物质,也即纯机械化的脑活动。这是我三观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一度我曾陷入很严重的困惑与矛盾,但是因为它是假设并且它的成立不会影响到我以精神为主体对世界的感知,以及虽然它是一种限制,但是我的存在没有被否定掉,所以这两个思想就可以和谐共处。说个题外话,之前想写一个唯心主义小说《沙盒》来讲述一个只有意识没有物质却没有矛盾的世界的故事,但是因为描写难度太大,写了梗概却一直没动笔。这本小说(如果写成了)里的死亡是一个很严重的自相矛盾的地方。我这本小说的定则有两点:一、主观意识绝对存在;二、只要所有主观意识达成共识某事物以某种方式存在,那么该事物就会以该种方式“客观存在”;在我的设定中主观意识以为自己要死亡了就会真的会死亡,所有意识的死亡即为世界的灭亡。但是死亡了意识就会消失,在没有物质的世界里人如何意识着自己消失而消失了意识呢?因此在设定中,所有意识到自己只是意识的人都是不死之身,而所有把这个世界当成物质世界存活的人都会因为自己的信仰而死:你相信自己是肉身,你以为自己快死了,你的肉身便带着你死了。虚无在唯心主义中成为“客观真实”。意识为什么会消失?不,“消失”真的存在吗?好像除非我亲自死亡的那一刻否则这个问题永远都无法得到答案。我要是以唯物主义为根基假设唯心主义的世界有可能吗?我感觉这好像只是单向。唯心主义有时候很荒谬但是你无法反驳就是它最酷炫的地方,既然直到我死亡都不能定论,我还是老老实实对所有客观角度思考实行“假设”方针就可以免于任何矛盾了。
       回归正题,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读过任何系统地关于哲学的书籍,因为我有些瞧不起哲学,我觉得只有对我的人生有直接影响的思想观念(也就只能是我自己的观念)才是对我来说有意义的,但是刚才我就发现有些还是相当相像的。虽然既然我是唯心主义就不能是完全的二元论(即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都存在)。很多人都觉得我写作写得都是我自己,通篇全部都是“我”字,我的感受我的思考我这个我那个,因为我觉得除了我自己以外对这个世界(我所感知到的一切)没有任何讨论的必要,因为我就是一切。这个完全就是唯我论的倾向,但是因为人除了自己什么也感知不到因此这是无法反驳的。对我而言不能被证明的常识都是放屁,我也从来不会直接摆什么理,比如什么什么就是什么什么,因为我觉得这些都是无理无据的屁话。所以在文章里我所能做的就是列出一大堆比喻隐喻你们自己看出来什么就是什么。我也非常厌恶没有逻辑性的任何东西,因为没有逻辑性等于无理无据等于屁话。于是我憎恶闲聊憎恶生活的琐碎憎恶任何对我没有意义的一切行为活动。我活得确实一直很偏激,但正因此我认为我的世界很无暇,很清净,虽然有时候会被思考的狂澜所席卷但是我还是很自得其乐因为这些我认为有意义。我的世界里充满的全部是我,照常人的想法想我简直是全世界最自恋的人,但是没办法这个世界目前为止是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让我去恋了。自私自大自以为是,来自所有人的评价都是外物,都与我本身无关。引用这本书内容:“一旦我们做到了,我们也就成为了完全不关心任何人的冷血动物。”人可以假装,就算我的三观完全背弃了人类作为一种群居生物的基本社会性,我可以假装自己融入了某个社会环境,我可以假装自己是某个社会角色。虽然我内心真的很不满将自己的能量浪费在这些对我的精神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但是必须只有这么我才能在这个世界里生存。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文章里总是对这个世界作呕。上面那段话可能会伤害很多人我衷心地希望大家都没能看明白,或者是大家都因为文章太长懒得看直接跳过看结尾或者干脆不看了。当然这些只是我带有几分狂躁的理性思考,我的感受也是切实存在的,我渴望爱人也喜欢被人爱,我也喜欢向家里人撒娇和朋友一起玩闹。我的忧郁和愤怒一般都源自于这种我理性与感性的背道而驰,这是我唯一的矛盾也是我认为最没有意义(感性是不需要理由的,比如我碰到了这件事就要感到悲伤就要哭泣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却又最深刻的矛盾(因为是我切身的感受)。有人说跟着感觉走就好了,只是我的理性无法认可任何没有逻辑性的事情,包括所谓常识。有人说我无病呻吟,但我是真有“病”,没人来救我,我只能一直呻吟。有不少人质疑我的种种行为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简洁地总结为一句话“因为我想这么做所以我就这么做了。”一般的反应都是我简直不可理喻,但是恰恰相反,我觉得我简直理由太充分了,充分到我说不完,我都不知道从何讲起,我都不知道怎么讲才能不把你吓到。我非常讨厌面对面与人对话,一是我的实际感受太强烈,二是我在和人对话的时候便是在进行社交,社交是一种社会活动,因此我必须得是一种社会角色而不是以“我自己”为角度与对方进行交流,因此我说出来的话一般都根本不是我真实所想的。于是我成了个没什么记忆的人,在场的又不是我,我怎么会记住?所有小伙伴都记得的事情我一件也回忆不起来,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悲,理性上说,毫无理由地。
       关于我记忆的缺失,还跟我早期(大概初中时候)下意识的不去记忆,试图去忘记有关系。那个时候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推理:痛苦等于不如不活着,那么活着就是为了快乐。那时候我已经有了唯心主义者的信条,我试图自己去塑造自己的世界,我试图遗忘掉或忽视所有的不快,好让不快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大多数的社交活动又是让我如此反感恐惧,但是我的生活环境是社会,因此我就把我大多数的生活都忘却了。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了没有痛苦就不会有快乐,这是人的一个机制,就好像刚含了个苦药丸会觉得自己的口水都是甜的。但是因为我实在是太痛苦太痛苦又没有死亡的勇气,毕竟连死亡的勇气都有了,生活还有什么不可面对,我无法面对死亡和生活我只能在它们的夹缝间挣扎。这时我选择了一个毫无波澜的世界,没有痛苦和快乐,没有记忆,没有感受(这是我所期望却没有办法做到的),一个自我却麻木的世界。后来经历了麻木的这个过程,现在的我以追求理想乡为目标,我从逃避痛苦变成了追求快乐,自此我从生与死的夹缝改为被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所囚困,痛苦依旧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存在。有人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用死、血之类的意象,因为我曾经在脑海中无数次的想像过,现在也有。我现在将我的理性和感性分开看待,将我和社会角色分开看待,成功塑造了一个分裂又自我中心的矛盾的存在。怎么办呢,写出来吧。这样的文章都会被讥嘲讽刺轻蔑鄙夷瞧不起的话理性上唯心主义的我觉得毫无所谓,而感性上的我已经一蹶不振了。这不是别的,你们侮辱我的社会角色我将只会是伤心我的社会角色定位错误为我们彼此留下了负面的感受,但是你们如此侮辱我真正的感受等同于否定我的存在等同于我应该去死。
       我最怕的事就是无知无能和平庸,这代表我的存在是没有有效意义的,不巧的是我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一步。唯心主义的我认为,我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这意味着我不认为是什么就不是什么。因此我可以用理性给任何事物下有理有据的评判,却唯独无法对自己下定论。而且本身我就相信世界上没有绝对。有人说这句话本身就是绝对的因此自相矛盾,我辩驳过这句话即便不是绝对的也可以是正确的,要是还是无法接受那么我就改改言辞除了这句话以外世界上是没有绝对的,也即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是相对而言的,为什么呢,因为唯心主义,对所有事物的理解都是基于主观的,没有客观定义,任何事物都有回旋的余地,除非设立了某种我们共同认可的规则使其成为“客观”,我们才有可能根据这个规则推理而得到一个统一的结论。绝对和无穷一类的词汇一样,只能作为一种实体不存在的概念般存在。尽管我的自我观念很强,但是我不会试图去说服影响任何人,因为我认为万事都是相对的,有不同的解释,除非对方否定我,我为了维护自己的正确性(主观上的)必然要反驳,自然会成为一番唇枪舌战。只要对方认同我,作为对自己的一种维护,我辩论的目的就达到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影响别人和我没有关系,你们按照你们的三观去生活,我只是个社会角色,我们互不影响干涉。
       要是把我上述的那些思想观念总结成公理那么就可以使用演绎推理法写一本研究我三观预测我行为的大书了,某妖一定会很开心的,这是非常有用的情报。飞机上手机打字,现在回过神来实在是累死我了,基本上我的三观就是这么一种感觉。我之前还怀疑自己得了躁郁症,但是通过今天对自己的思考的整理总结我发现了我做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而不是单纯的心血来潮神经病。当然,不知道我行为背后的原因的都觉得我是神经病吧,但其实我已经尽量表现得很正常了。至于我对BL狂烈的热爱,这是为数不多几个可以直接取悦我让我开心的方法,就好像人听了笑话为什么会笑一样,这个是感受不需要理由,理性无法解释,其实我也挺想用神经科学来解释一下的…呵呵……
       最后再讨论一下关于神经科学的决定论吧。之前我说了人没有自由意志,关于这个的证据我已经懒得再解释,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查。这种的机械唯物主义会引来决定论和宿命论。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就算我知道我的思考都是机械化的神经活动的结果,我也不会虚无主义放弃治疗(虚无主义只是我写作喜欢用的梗而已),我之前怎么活未来也怎么活。你继续你的思考“选择”生活,这和决定论毫不矛盾。你的选择所经历的思考过程是必然的那就是必然的,你思考的机制不会因为你知道了这件事情就改变,因此完全不必恐慌。唯心主义者可能会收到伤害,可思考的本质就是这样的。你知道你身体里流得是血而不是仙气跟你怎么继续呼吸吃饭活着没有影响。我是唯心主义,世界基于我的主观理解,神经科学上对于我意识得机械唯物论从我主观角度想是对的它就是对的,假设它存在,它产生我的精神,我来思考它,这只是个前后顺序,这不矛盾。
       总而言之……表象上,我是个不拘小节,注重汲取知识,喜欢思考,专注于提升自己,自大,聪明,愚昧无知的理想主义者。如果你们觉得只有最后一句话你们最看得懂,我只能说我可能没什么话可以跟你们说了。

评论(5)
热度(11)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