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每个人都有点他的浪漫

       刨开一壳,又是一层。

       闯进宇宙,突击银河系,飞入太阳系,刺透地球大气层,扎进中国广东,撞破房屋,撕裂肉体,割开器官,拨扯组织,捣烂细胞,破坏有机分子,掰开原子,砸毁原子核,撵碎质子,戳穿夸克。

       其实至此我还没被完全毁灭,不是吗?

       谁又能扒下我几层。

       每个人都有点他的浪漫。

       图书馆之上的天空和海边的天空都是同一片天空,像不像,不像,像。微乎其微的蓝色被剖开了血口,金色的模糊的圆型内脏在粉色的嫩肉里缩挤搏动,血流之下吵嚷喧嚣。

       而我可以在这里跳脚呼嚎,昂首观天而他人垂头疾步,踩碾礁石而他人飞梭公路,波涛汹涌而他人静如止水。

       是呀,每个人都有点他的浪漫。

       真希望能够有谁同我来分享卑微傲慢者的金灿世界。

       其实想想,也罢。

       这世界无实体无价值在未来也在过去有人看得见有人看不见。

       如果我没有这台电脑,就不是我,也许我会用着另一台更强大的机子,打着游戏醉沉日夜。如果这台机子不是这么得来的,也许我会去别店买别机种,且在途中意外死亡。如果父母没说我能有台机子,也许至今都用着古旧的台式,忽视了大量能够构成现在的我的信息,而成为怪异的陌生人。

       是呀,我由过去堆叠而成,改动我会死去,延续也便如此生。

       分秒一弹指,我即被甩飞去未来了。

       每个人都有点他的浪漫……大同小异的浪漫泛滥成河到处冲刷腐蚀了,我在这世界的岸边捡点碎石渣滓般的黄金又有何不可。


(2011年5月20日)

评论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