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沉淀

       那块天空它低落了,那片叶子它翠绿了,那群飞鸟它归巢了,那个我她不在了。

       我沉淀了,从天空沉淀进肉身,从肉身沉淀进土壤,她步步沦陷。

       梦想沉淀了,它的残渣落在别墅前的栅栏边,栅栏边的草坪里,草坪边的白沙里,白沙边的木屋里,木屋里的琴键上,琴键边的落地窗上,落地窗外的晴空里,晴空下的丘陵上,丘陵上的狗尾巴草丛里,狗尾巴草丛边的公路上,公路上的落叶里,落叶旁的池塘里,池塘映的星光里,星光中的热气球里,热气球下的花丛中,花丛下的岩缝里,岩缝中的藤蔓上。它从她身上飘散尽了,她的羽毛已全部落尽于世界的虚实里,她开始往下坠,她开始沉淀。

       她再无法四处浮游了,她的自由就这么跟着那些雪片似的残骸一起凋落了。

       她开始被控制,做着一些并不情愿去做的事,想着一些让她落泪的事,她偶尔会在地上发现从自己身上剥落的碎渣,但已然无法拼凑来飞起。她的激动融化成了悲情,她的悲情融化成了麻木,她已然没什么渴想,这种渣滓已经太多太多。

       群鸟飞远了,蓝天遥不可攀了,阳光虚幻了。她知道了迁徙,知道了大气层,知道了散射,可她也忘记了,她忘记了如何滑翔,忘记如何停驻,忘记如何普照。她沉淀在地上,形如石块,逐渐风化,逐渐碎裂,逐渐流成沙砾,逐渐沉淀入地底。

       她将不在那些熙攘俗臭的墓碑之下,她会从丛林里浮出,游进天空,她终有一日将会记起那些她曾忘了的事,她拣拾散落的渣滓,她将重新做出翅翼。她将乘风而去。

 

       有朝一日,我会死去。

       让我去吧。


(2011年4月08日)

评论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