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天气

       “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天气?”

       “我啊,我最喜欢晴天带点云彩。有云的话,它们变幻莫测的形状可以令人浮想联翩,很有意思,像你一样。”

       说完他沉默半晌,然后问我:

       “那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天气?”

       “我最喜欢初冬降临夕阳已去时的阴云。”

       我想了想,回答说。留下一个张开的嘴巴随便地粘在他的脸上。

 

 

       从我细小的眼看去,那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处不四散浮溢着黑色的绝望,然而却又还尚存着几束白色的生命的阴灰天气。

       初冬降临时的空气里已经开始夹带着湿凛的银针,但那针还尚未刺进你的血肉里,它们只是拂过你脸颊嫩弱的细软毛绒,从而在你的皮肤上留下一怵不寒而栗的惊恐。空气这会儿仍旧非常静谧,不卑不亢,像是一种已没了气息的死亡的流动。夕阳这时早已被地平线捻灭,留下袅袅的灰烟寡欢地堆积在树的尖头光杆上推推搡搡。街灯可有可无地驻在十米开外浮满脏渍的湿滑水泥道上,它的光亮了自己,亮不了街道。街道仍在扩散着白昼残留下的蒙蒙灰芒,留寒冷的灯柱毫无意义拽曳着自己的暗黄色的光。这天气能让你名正言顺地冷下来,从心里冷到脚底。每一条街旁的楼都已经被点亮,每一间楼里的屋都已经被环绕住了菜肴的氛香。而这时你一个人荡在灰色的街道上,没有影子,也没什么光。你的身体被溶解进了这股空气里,在脏兮兮的路面上没有目的地悬浮。你渴望你能够背着个什么有重量的东西将你压下来——你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发现你正背着一叠纸。于是你一个人坐在浮尘满目的楼梯上开始写字。你写下一条街,一柱灯,一棵树,一片云,一个世界。你的手是冷的,但笔却是热的。这世界上只残留下你一个人,可你却和整个世界坐在一起。无家可归就是你的归属感,寂静无声就是你笔尖的欢呼,孤独一人就是你所有的全部。在绝望和黑夜窜上你的脖颈时,你的肉躯正贯穿着生命的跳动和挣扎,而这个时刻的你的灵魂,在被稀薄的大气窒息之前,将向着宇宙的尽头永远地走去。

 

 

       他一副看到了奇葩的表情看着我。

       于是讨论天气的话题,就这样完结了。

评论(2)
热度(9)
  1. Meander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2. 伊底No Man's Lan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把文言欢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