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死亡诗社观后感

及时享乐。这句话不是对的也不是错的,这句话说向一千个人,意思也有了一千个。对于这四个字本身,我持中立态度,对于电影中那些活出这种精神的角色们,我表示我最高的崇敬。

当下的社会功利肆虐且思想贫瘠,所有人的行为的腰下都垮塌着虚惘的理由与意义,每一个原因都不堪一击,在承受三个为什么之后便粉身碎骨。没有人思考第四个,就没有了第四个,没有了第四个,就没有了脚,没有了脚就落不了地,于是每个人都在一股股吹捧中高高地飞起。

美国无思想,因为美国没有历史。中国无思想,因为无产阶级没有文化。我从不提及客观事情,所以我必须澄清这发言也仅是我主观认知。我指的思想,是一种生存的哲学,最有发挥人类思考能力价值的事物,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之所以。人根据一种思想的根基与标准做出选择,否则就只是一只没有自我随环境反射性动作的简单动物。我时常悲痛地看着有多少人在如此这般地活着,抑或有多少人在即将如此这般地死去。我并非在悲痛那些人的不幸,我只是在悲痛自己的孤独。我的生存哲学使我自私,我却安身立命。

话题回到死亡诗社,尼尔将及时行乐的精神哽于喉间死去,查理将及时行乐的精神粉碎于自己的指骨,而泰德的及时行乐的精神却流淌地无声无息,但毫无疑问,除了背叛者,所有诗社成员都继承了船长的精神,并且将继续在人间地狱与天堂活下去。每一种精神看起来总像歪门邪道,信奉的人总会走火入魔,一无所知的人在社会里成为正常的背景音,发出的嘤嘤和鸣谁也听不出来。

我有这种精神,但并不是及时行乐。我不可能没有,我靠着这种精神在这难听的社会里挨了许多年。我渴求一个精神的领导者,因为自立导致了孤立。我艳羡偏执同样精神的人所组成的团体,例如死亡诗社,虽然大部分的人是被尼尔强行拉拢,但他们最终走上了那竖独木桥,只是尼尔在半途抵达了终结。想来我曾经也有过这种团体,但是我的偏执太偏,与人之间是一片“懒得来去”的距离。

观后感还是没有讲电影,对我来说好看的电影最终还是一部有我的投影,这一切都由于我的精神使然,而且我爱它。因为我太过弱小生活脱落于我手,我握不住它遂干脆倒立行走。

评论
热度(2)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