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深夜

当所有气息将脊背对准我

我身陷围城

眼下只剩两条路

一条 掉落

一条 向往

灯火能照亮我

因此才得以不苍白

才得以不灰黯

我暴露于化日之下

而看不见我的

仅仅是我


我习惯了

虚乏,还习惯了

倦怠,却独不习惯

活着,因为时而

夜长梦多

时而

口干舌燥

饥不择食。

死去的存在要简单得多,死后的人生要简短得多

火烤的苦痛你无需忍受,葬仪的冗辞也无需听取

无需自己动手便被掖藏得很好

沉眠于地壳的浅薄

无人打搅


时间总是

走一个来一个,我哪个也不在乎,我只

在乎那个永远无法来临的

我宁可去数落星星

待它知了我的怨恨

我早已死了亿年



2016年2月21日

评论
热度(5)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