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我坐在板凳上什么也没想

今年春天,牛顿的定律下垂两片眼皮,腿上的汗毛纷纷站起来,一手心的热量被赶远了。风掀起了别人的裙子,我看到尾巴藏得很好,一旁地上的松鼠因为满眼松果而忘记了嘲笑。我看到枯枝败叶从狰狞的地面生长起来,它们的冬天还在不远的地方。手边的饮料比四十三天前的那瓶十倍的难喝,是的,我坐在板凳上什么也没想。

我趴在床塌上什么也没想

困怠正夺去我,畏惧使挣脱。晨朝像病毒一样开始扩散,它们感染了我的窗台,使它长满橘色的噪点,这提醒我又得再想法子多活一个今日。太阳正失去我,黑暗正摆脱。我怕我睡去了,不在明天醒来。我怕我睡去了,在那一竖墙上又看到同样的影子。万幸里,我薄脆的眼皮使我对所有的丑陋免疫。是的,我趴在床榻上什么也没想。

评论
热度(5)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