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理想和刀

我认识一个不太熟的伙伴,叫理想。他喜欢在我的麻木下缓慢地死亡。我第一次认识他,他还是一名很光辉亮丽的挺拔者,把他带在身边很能满足我的虚荣心,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他有自虐的毛病。首先是他的手臂挨了一刀,我刚开始还很为他心痛,但他又无所谓地割了第二刀,第三刀……几天后,他已经血肉模糊了。那样子简直惨不忍睹,我不得已拒绝直视他。
不久后待我再细细打量他,他样子好点了,伤口没了,也没留疤,但就是感觉缺了点什么。退后一看,才发现是他把自己的皮开肉绽的胳膊腿都砍掉了。他动弹不得,悲鸣不止,我只得停下陪着他在原地呆着。待他挣扎哭号得都声嘶力竭了,他对我说:
“你把我杀了吧,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也于心不忍再看他痛苦挣扎下去,觉得早点了断对他是个解脱,就回答:
“行,我知道了,刀呢?”

突然,他像是看着疯子一样地看着我。
“刀,”他说,“你一直拿着呢。”

评论(1)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