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一个月前

房里是空的
装满人的回响
下一处创口
还有很多手指没碰过
沸腾的心情
黑夜都会捂上
世界很美,很公平
我有一束花
可能开得太长

看星星的人
都被梦乡遗弃了
懂事的月光
还会轻轻敲着墙
蝉死去了
树在摇摆了
不定的是别人
他们绕过我才前行
而风总是撞了我才飞走

2017.07.04

夜傍

夕阳不沉
沥青捉不住脚跟
路口吞吐着失语的赞美者
和一群着火的夜蚊

一百二十度的视野
两足醉倒在人间
一直在没有首位的数上
划着末位的圆

一列街的私有财产
没有栖身之所

该歇歇了
他人早替我走遍了地球

2016.09.14

陌路

没人像我一样

如此风尘仆仆地排遣性命

头枕俱寂的星河

蜷裹人间几处沸腾的汽笛

在逃不掉的白昼

我被夜晚追上

从今朝的荒岛来

往明日的孤岛去

鸟儿将重力
悬在脚踝上腾起
双双错失着

一瞬黄粱一梦的黎明


亲切的小丑是我

永恒的观众叫墙

所有的安宁都在轻轻告诉我

不只棺材里才有不会跳动的心

一片沉重的眼睑

来日也不会轻盈

2016.10.19

夜间飞行

我从未呼救
也从未解脱
机体越飞越高
星辰不曾亲近过
一些有名字的很冷漠
还没有名字的
千亿年后才能看见我
就连我的母星
也只是将我从一端
遗忘去了另一端
仿佛我横渡的是一条忘忧的冥河

黑暗里有很多人
不知自己都长得一样
他们蜷缩的脊柱与脖颈
歪向机舱内所有的方向

疲倦把十亿人哄睡了
可是我呢?
只看见一条蜿蜒的生命
又秃了一支过冬
我把流逝的夜晚还给了宇宙
可它还是不走

2016.12.23

文学象征

墙纹的微观已经被孩子厌倦了
他的生命如花一样被淡忘
银河里只有夜晚
一切企望都归顺了引力

街上早就烧着了
寥寂只唱听不见的人
睡意则喜好繁衍不息

为什么雪是白色的?
因为大气没有表现自由
幸好还有我
在象征性意义爬满的地表
愿人类无私 将体温抛向烈空
以证明世间的严寒与白鲸还有家

2017.03.15

给自己的建议

在衣袖随风舞动时,让身体成为寒冷吧

在心扉每次开启时,让灵魂都去流亡吧


假如窗外的露滴都属虫儿的

窗上的嘴脸还是自己的

地位之低,不见自己的头顶

不如

蜷缩在地上吧


你还可以

拿着关于每一个人的记忆

去兑换另一个名词

在吞吐得含糊不清时

所有的字眼,突然都充满了意义

梦河

若是见她笑了

你还没从昨日醒来

若是见我哭了

是我进了又一个梦乡

父亲说

只有在床上才能说梦话


嘴,口不择言仍在挑食

死不瞑目的眼曾对海眨过

情不自禁的心,独那一颗

永远只会在针棘里沉默


掉头回家

因为脚没有朝向

伸手去摘月亮

因为手不够长


水星上的我已经蒸发

木星上的我学不会膨胀

还是让太阳普照吧

在每一个人的东方和我的西方


2016.07.14

投海

悲鸣正在欢跃

晴朗无力垂怜

你见她足底摇晃

那是她正妄从这具倒影中

爬下地狱去

水面切割她的身体,不见一粒火星

像被晦暗吮食得只剩不多半

如同灯下的人影

视线从眼中挣脱,投向艳阳

自此以后,毋需于瞳孔上做作了

当那弥散的灵魂与乌发一同与海藻缠绵

鱼群将代替男人去碰触她的趾尖

左脚还未学会走路,而右脚已经惊醒


2016年5月4日

深夜

当所有气息将脊背对准我

我身陷围城

眼下只剩两条路

一条 掉落

一条 向往

灯火能照亮我

因此才得以不苍白

才得以不灰黯

我暴露于化日之下

而看不见我的

仅仅是我


我习惯了

虚乏,还习惯了

倦怠,却独不习惯

活着,因为时而

夜长梦多

时而

口干舌燥

饥不择食。

死去的存在要简单得多,死后的人生要简短得多

火烤的苦痛你无需忍受,葬仪的冗辞也无需听取

无需自己动手便被掖藏得很好

沉眠于地壳的浅薄

无人打搅


时间总是

走一个来一个,我哪个也不在乎,我只

在乎那个永远无法来临的

我宁可去数落星星

待它知了我的怨恨

我早已死了亿年...


食人

人类生来饥饿,

食肉、

噬骨、

弑父、

舐母;

心有血流的,才能杀死

皮下生肉的,才会生蛆

体温诚然,

不比业火

人间炼狱无所去从

但脂肪可燃,肉可烤,人可食

人食人食的,遂食人的人食人

人食食人的人,是人食人的人

然,食人的人,食的人

是人

是人,撕心裂肺以后

再抹一把,油腻的嘴角

又把心肠卖去到

别人的餐桌


2015.11.12

派对上有酒

派对上有酒

CH3CH2OH

 + 3O2 → 2CO2 + 3H2O

没人被酒烧死

折射率1.39

没人被酒晃死

密度789 kg/m^3

没人被酒溺死

气味刺鼻

没人被酒刺死

辛辣程度

酒还不如为人

你看

酒虚弱又无力

派对上有酒

还不如吃人



2015.10.28

水是夏天,蒸发是夏天

溺水而亡的是夏天,夜蛾也是夏天

春风的脚后跟是夏天,雪糕融化的是夏天,无为也是夏天

敏感的是夏天,现实是夏天

生灵的涕语欢颜是夏天

孤独不只在冬季也在夏天


2015.08.09

对仗

我听那儿的声音
切割一张嘴形
话而不说
生而不活
一张嘴脸幽闭在一面镜子里
一腔呕吐开放在一声呼吸里
去黯淡一股血流
去收买一颗肺
去窒息人生
去失语地赞美
失常的常人踩空一双眼神
失眠的睡脸落枕一次凌晨
来从你的同情里分我一滴人性
成为我的影子把我变成透明
我需要一人去取代我的单位数
我需要一生去遗忘活着的耻辱

2015.07.19

眼是黑的
手是黑的
故事是黑的
光也是黑的
“不。”
妈妈说。
噢,妈妈,
这里没有光
没有手,没有眼睛,没有故事
没有灯火
只有你和我
噢,妈妈,
所以
家也是黑的
体液也是黑的
声音也是黑的
沉睡也是黑的
“不,”
妈妈对着墙说,
“不。”
声音黑了
影子溶了
我正悬挂
假装远处的夜晚正是我的家
“不。”
我的双眼无神地望着远方

生物钟延迟所以失眠

垂亡的一只生物
钟声下的死如疟疾蔓延
迟来的天堂里原子流离失所
以为自己的灵魂也丢失
眠倦中它们衰变去

2015.4.30

人类

嘴巴小一点儿的,不定吃好多。嘴巴大一点儿的,不定吃多好。
眼睛大一点儿的,看的没有多。眼睛小一点儿的,没有被多看。
鼻子长一点儿的,说了不少谎。鼻子短一点儿的,说谎未必少。
耳朵尖一点儿的,妈妈教得好。耳朵圆一点儿的,好妈妈教的。
有面子的不一定长脸,长了脸的不一定有脸。无趣的人是大多数,大多数的人都无趣。
我就自己跟自己玩,自己玩自己。

睡着

唾液要含在嘴里
溢了难洗
人性上长的疽
还是自己玩去
顺带
把眼皮也阖了吧
看了也不知道是啥
就看着
今晚天又亮了,有人又睡去了

睡去黎明

我一去不回 

直到风声把你吹了去

风不曾起

雾雨不复蓝天

水花开遍沥青

你近日可好

遗忘的熟人正艾艾泣诉回忆的陌生

记得我忘了你记得


明天见

但黎明死去了

你的衣服,我没拿走

你的爱情,我没拿走

于是我走了

你离开春日

于是我走了

你留在夏天


2015.04.10

寥寥无几

嫌恶的全忘了

喜欢的还记着

记得很喜欢

忧郁的全忘了

喜乐的还记着

照旧在忧郁

以前眼泪抽不完

现在总是喝干

喝了还会有

以前坡很陡

现在无路走投

我游进海里

以前周围人多

现在周围人也多

可惜车站到得太早

走三步路

丢三个人

有时

有时我把泪水当一条河去游

于是蒸干海洋

有时我把自己当一个人去养

于是消化不良

有时我把地球当一个家去住

于是背井离乡

有时我把孤独当一首歌去唱

于是安静得好似死了一样

有时我把这些笑话讲给我听

于是笑得不能自已

我仰天长笑笑得并不是天

而有时我朝地啐一口痰却刚好碰见了你


2015.1.31

致otto

你卑微的自尊心翻腾如埃尘
它们小么?小么?
将你噎至得面赤息窒
双目翻白的是你
别掐着我的脖子挣扎

角落的蜘蛛好容易一张网子
敷衍了事的谎言
黏得尽是你的唾液
越织越大
破碎支离
我的善良抹在针尖上
扎进去,便不再好玩
把喉咙拿开
在刺伤前走开

人阳

人挨得近
而太阳离得远
人爱杀人
但太阳爱自焚
人死了
明天仍是明天
太阳灭了
今日便是末日
人 坠崖一次
坠不了第二次
太阳落下三次
还能落下第四次
坠了崖的人再飘起来是神迹
落下了的太阳再升起只是常情
没人感到诧异,他们早知道
太阳只有一个
人有七十亿个
不像太阳从里圆到外
有些人的鼻子天生就长过手
有些人的牙齿天生就长在肚里

帕金森症

大家一起跟我学神经科学之
帕金森症篇
⬇︎以下是今天上课的笔记

帕金森症

你单边兴起癫痫
与激动无关的震颤
干燥的眼 运动徐缓
步态的畸形 病态的优雅
对你的死因调查:
“细菌感染
雨天路滑”

杀虫剂重金属橘剂
灾病的所致
上帝只负责了
你的家族遗传史

失眠的同时梦游
幻视的同时生活
从脑干褪去前脑
多巴胺与去甲肾上腺素

帕金森症的余辜

日常

不想闻见自己
把澡洗了
不想看见自己
把灯关了
不想听见自己
把嘴撕了
血的味道太重
把澡洗了
嘴巴实在太疼
把头割了
于是没有了

夜晚

一粒字响了,跟风滑走
我的诗里只剩逻辑
和一张干燥的纸
画外的人走进去,
走进去,一座破碎的城,几个错别字
看到夜晚的浓度挂在我的唇边
还有无声的谎话
没有耳朵,但讲给你们听
一截旋律的尸体

失眠

人害人不舍残害自己为正经
人自残不管他人死活是神经
世上一颗颗肺均具备窒息的才能
而人烧落成灰才得好似生而平等
丢了头的人脊椎劳损再没了负担
环保主义者终也烂作成了二氧化碳
这世啊,
深海里的人较陆地上的沉得甚迷醉
铁轨上的人较车厢里的平躺更安详
数小时后阳光又将满地流淌而无所凭依
殊不知一张张失眠者的睡脸瞧着有多滑稽
我猛呸一口
对现实的唾弃为理想之所以美丽

无题

时间在血里滚
蒸汽蚀了骨头
空垂双手而一面惊悚
身横痴态毕露
我悄悄隐入世间的瘴雾
所经之处,一鞋底的迂腐
我辗转,影也蹙眉,厌人间气味
遂蓦地直起,开窗换气
为何一时间满床凄凉
潮湿的笼里呼吸烧灼
静脉青紫像爬满全身的火索
窗边
一泵泵心跳炸裂夜空
好献给自己全世界最美丽的花火

睁着

眼皮发育了
但学不会开合
凸起的瞳孔撞到了
哐、音节的反复后漂白褪色

尘粒裹着透明的膜子一身晦暗憋闷
我怎忍心由它在薄脆的眼皮上骨碎身粉
怔愣的眼里遂进了细长的雨水
打起波纹来比泪要湿润些

把霾刻在眼上
把红锈刻在眼上
把垂直的残影刻在眼上
群鸟却滑去了

在我变得冰冷之前,这一闭
是啪嗒——,一声巨响
抹黑了银河和宇宙
抹黑了你本也暗浊的眸

五官

给大家讲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
他脸上长了五官
平时蒙着冠帽
快乐时假哭,悲戚时佯笑

他长了高高的鼻子
是为了看起来和别人一样
他长了细细的皮肤
是便于将来分解进土壤

唯独缝上双唇
世界才变得悦耳
唯独合上眼皮
世界才变得美丽
后来,他被推上了断头台
从此治好了颈椎病
瞧,美好的故事里
不幸都变成了万幸

1 / 2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