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博客Normal Land

附:阶段小结

1. 一个人长了眼睛,不一定生长了瞳孔与眼眶。一个人长了脑子,不一定流动了血液与脑浆。
2. 我可以挥手赶走一只苍蝇,但赶不走一声喘息。
3. 一束光明被抹黑,人会失色,视野所及之物会泯灭,世界会空无一物。
4. 我亲吻一个人,假设那个地方是一张嘴,唇尖在逻辑上的落下之处便不是一只手。
5. 瞎子不能看哑剧,席坐以外将会盛开一场没有意义的无。
6. 一粒埋在土里的种子,对于天空中的飞行员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一片云朵的形状,对于天空中的飞行员来说仍旧没有什么意义。
8. 一个深渊中的假象,除安慰受难者以外别无其它。
9. 当一个形状不再是一个形状,一个感觉仍会是一个感觉,形状不一样的感觉,是一个不一样形状的感觉。一句废话是一句废话,一句真理是一句无可驳辩的废话,比如:我思故我在。
10. 有空气不代表人不会窒息,所以人们都呼吸得过于理所当然。
附:如果我抽空空气,我将失去一切声音。如果我割下双耳,我将失去一切声音。如果我损毁听觉皮层,我将失去一切声音。如果我死亡,我将失去一切声音。如果我失去一切声音——这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可能我会很伤心。

       啪嗒。

       我合上了这本笔记本或书,在夕阳或者路灯的昏黄下揉了揉可能疲惫也可能进了沙子而不适的眼。在由可能是开车或者骑骆驼而致的上下颠簸中昏昏欲睡。我在可能是阿拉伯半岛沙漠中央或者洛杉矶的公路上禁不住思考上面的这些文字究竟都表达了什么。它们或许是一些符号,仅仅是以某种规律——或许是语法排列,而凑巧有了些混乱的意义,好激怒你们或浪费你们的时间,又或者它们是某种抽象的,无形的什么,浸入你们的意识。去挑一个你喜欢的结论,来舍弃一个愚昧的,虽然它们看起来都差不多荒唐。然而,只要不质疑,世界便是确定的。只要不质疑不确定,世界便是不确定的,无论不质疑什么,世界如同上一秒它所做过的,照旧运转,运转一次某人的不质疑。或许听起来像个悖论,实则不然。

       所以你们可以假设,某日于黄昏时分,我地处阿拉伯半岛沙漠中央,虽然长着眼睛,但没有生长瞳孔与眼眶,哦,除此以外,还随便地长了两片厚嘴唇和一只畸形的犄角。我在揉完进了沙子的双眼后把笔记本夹在腋下,骑在一只双峰骆驼上打字。假设我说的是真的或许会让你们会好受一些,否则不确定性便多了去。去假设一个理所当然,总比满腹狐疑地猜测我究竟是什么东西要轻松愉快一些,然而很遗憾,我无法产生同情,毕竟在这个世界里,我是知晓一切的,而你们不是。

       我昂了昂头,说:“空气似乎更稀薄了。”

评论
热度(2)

© No Man's Land | Powered by LOFTER